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本站主要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沙丘宫变:一代雄主赵武灵王的凄惨结局

法家   点击量 : 121  

1天前    作者 : 众妙之门

  摘要:赵武灵王作为战国时期的绝对统治者,一直因为胡夫骑射的改革而为妇孺皆知。在位期间不断扩充军力,扩大疆域,使赵国实力大增,进而成为抵御秦国入侵的中流砥柱。但英雄晚年被困宫中,最终被叛军饿死。以后很多看客会简单地把这场悲剧的原因归结为继承人之争。但当我们抛开胜负的传统偏见,抛开宫斗剧的离奇解读,就会发现《

赵武灵王作为战国时期的绝对统治者,一直因为胡夫骑射的改革而为妇孺皆知。在位期间不断扩充军力,扩大疆域,使赵国实力大增,进而成为抵御秦国入侵的中流砥柱。

image.png

但英雄晚年被困宫中,最终被叛军饿死。以后很多看客会简单地把这场悲剧的原因归结为继承人之争。但当我们抛开胜负的传统偏见,抛开宫斗剧的离奇解读,就会发现《沙丘》的宫斗革命远非简单的政变,而是蕴含着赵自身的兴亡之路。


晋国遗留的二元政治体制


春秋时期的晋国是后赵的直接起源。


要了解赵国,我们必须追溯到它的前身晋国。早在公元前11世纪,为了保卫中原的中央控制区,周天子就封太子到汾水流域建立唐朝。这个今天几乎不为人们所知的诸侯,就是后来鼎盛时期的晋国的起源。


此后,晋国势力继续向北发展,深入到当时戎狄势力遍布的山西高原。在领土扩张的过程中,蛮族群体不断被吸收到自己的封建体系中,逐渐形成了鲜明的夷夏二元体系。晋献公曾与对方联姻,并在晋文公产生文公,在金龚辉产生义武,并让戎狄逐渐渗透到金宗室中。其后确立的世袭三军六秘制度,亦可称为春秋版的王会议。其中,胡氏家族是的诞生地,这使得这种二元体制越来越成熟。



赵的成功始于他被任命为晋第六卿。


同时,赵家第一代赵帅也是金第六清的核心成员。他们还长期与狄氏家族联姻,使赵、、等首领有了自己的狄母。赵襄子在进攻和消灭强大的智伯时,也会按照游牧民族的习俗处理尸体,把对手的头骨做成饮料瓶。后来成为晋国容狄势力的代理人,在晋国对蛮族的统一战线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公元前403年,三族分晋的格局正式确立。与南方的汉魏家族相比,北方的赵氏家族主要位于晋国北部的戎狄部落边境地区,自然成为晋国夷夏二元制的正统继承者。初建时,他们的主要地盘还攻占了晋阳、高原上的戴迪和太行山以东平原的兴威故地。依托太行山的阻隔作用,形成了戎狄风情浓厚的西部高原畜牧业带和风情更接近中原的东部农业带。两地风俗习惯和治理传统的差异也保证了双元制的长期延续。


image.png

战国初期赵的疆域


封建与郡县之争

image.png

赵简子主持了晋国的郡县改革。


事实上,早在春秋时期,赵简子就领导了晋国的郡县改革,但程度远不及后来的战国。由于战争激烈程度的急剧增加,中原诸侯的外部生存环境日益恶化,都想以法家为思想指导,以达到急功近利的目的。这必然导致郡县的改革,以及君王对宗族和功勋贵族的限制。许多贵族虽然可以保留“君主”的头衔,但基本上被削弱到只行使经济特权而没有治理的本质。


战国初年,同为三晋的任伟先后在李悝和吴起推行变法,暂时升任地方大员。邻近的赵灿州也不能免受习俗的影响。不仅宰相公仲引领了类似的变革,思想界还诞生了沈导、荀况、公孙龙等传经、向法家传道的学者。这种倾向最终导致赵迁都,将核心区从西部高原的晋阳迁到东部的中牟,最后转向邯郸,也就是大多数人所熟知的邯郸。而西部的居民仍然习惯于蛮族传统,始终抗拒县制改革所引发的业态变革。


image.png

河北邯郸赵王城遗址


此后,正是这些西部高原上的蛮族习俗成功地保护了赵人的封建立国传统。尤其是河套和阴山,一直被认为是赵的附属国。它由被王室分封的代理君主治理,享有很大的自治权。那里实施的法律也与大陆各县大不相同。


赵还继续利用地方商路垄断了昆山玉器商路的大部分收入,不断培育优质马种。作为法家革命的对象,赵旧贵族也以土地为根据地,对坚持郡县改革的皇族展开反击。这种在治理体系中的特殊地位也使其在后来的沙丘宫变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image.png

山西春秋时期出土的北方草原风格青铜器


胡服骑射加剧内部对立

image.png

晋三分后,赵最大程度地继承了前宗主的遗志。


众所周知,继承蛮族权力王位的权利,内战就像家常便饭一样。这是因为他们的领地往往非常广阔,许多原始而富裕的部落之间由松散的联盟松散地联系在一起,所有的部落都想支持他们的代理人。即使他们入主中原,进行官制改革,原有的部落习惯法也会在其中得到体现。赵氏族本身深受戎狄民族文化的影响,这使得有别于《周礼》的习惯法对自身产生了长期的影响。


公元前4世纪,亚历山大十字军东征引起的蝴蝶效应开启了一个影响深远的希腊化时代。它是陆地十字路口的欧亚草原,也加速了军事技术进步和贸易红利向东方世界的传递。例如,公元前326年继承王位的赵勇敏锐地意识到北部边境日益重要的贸易路线。同时,由于对边疆部落军事组织价值的深刻认识,一系列以“胡夫骑射”为标志的军事政治改革随即展开。

image.png

在军事层面上,骑射的改革主要发生在赵国西部。


事实上,骑射在胡夫也是一项蓬勃的文化运动。赵的陵挡住了保守派贵族的批评,开始从上层提拔。他甚至抛弃了由来已久的中国本位主义的傲慢,试图使赵摆脱周朝的礼仪秩序,向北方的蛮夷靠近。随着赵相继吞并北部的娄烦、和钟山,太行山两翼的疆域大大扩张,其统治下的民族构成更加复杂。抛开君主的个人偏好,这种文化认同策略就是对原本占人口多数的部落进行统一战线。


赵勇的另一项改革也可以称之为异端,那就是他生前修禅。他率先将赵的政权转变为“二元君主政体”,他的小儿子作为国王负责内政,他自己则以父亲的名义率领军队扩张领土。他不仅多次冲锋陷阵,甚至敢于只身冒险进入秦国刺探情报,显示了他的武功和胆识。赵也继续扩大到北方的领导力量,几乎能够抓住与秦朝相同的利基。在果敢族长的统治下,原本对礼法漠不关心的民间习俗越来越强大。


赵国衰落的伏笔埋下


在沙丘宫殿改变后,戴朝边境地区的居民也被清洗。


沙丘变化的结局表明,以邯郸为中心的赵国官方最终镇压了以土地为核心的领主部落联盟。在公子章和赵武灵王相继被杀后,赵国朝廷也对西北边郡进行了一次大清洗。他们废除了戴迪的封建地位,代之以代县,彻底破坏了原有的地方自治传统。这种做法自然会遭到边境地区军民的集体反对,从而形成难以弥合的地区对立。多年后的长平之战,正是这些胡夫骑射的传人选择了不动,再也没有出现在激烈的战场上,甚至后来造反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昌平战败后恶劣的地理形势和不断升级的压力迫使赵国的朝廷向边区妥协。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戴迪的部落联盟传统,换取了对方再次加入,成功驱逐了想浑水摸鱼的燕军。然而,西北边陲地区早已无法冲向赵浩棋武陵时代的辉煌,许多边城都被秦国蚕食。虽然通过与魏结盟弥补了损失,但作为重要军事产区的高原领土却日益萎缩。直到战国末期,李牧主政郡,才重新通过尊重民风赢得用户,换来了对前期匈奴和秦国的最后胜利。但这一举动也惊动了邯郸法院的本能。因此,在公元前229年,当被法家思想固化的王召搬走时,他听信了弄臣的谗言,谋杀了他。



李牧的军事成就对赵来说只是昙花一现。


李牧的结束也宣布赵已经完全进入了他的最后倒计时。他死后第二年,邯郸又被从东方来的秦军占领。赵佳王子无处可去,但他不得不逃往陆地,依靠边境地区残余的军民抵抗了几年。这不得不说是对其一贯政策的又一次讽刺。


许多长期居住在那里的赵国军民因为过度的内耗而不再能够保卫他们的家园。于是他们选择了向北撤退,冲向了当时刚刚形成的匈奴游牧民族。他们的后代也将继续以另一种方式出现,战斗在封建联盟与反官方的君权冲突的前线。当然,那是后话了。......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或者书友投稿,如果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Copyright © 2021-2022 yaoshixi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众妙之门网所有文章及资料均为作者提供或网友推荐收集整理而来,仅供爱好者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本站内容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和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立即改正或删除。客服邮箱:916400625@qq.com

备案号:鲁ICP备2022001955号 联系方式:916400625@qq.com

网站地图